电话

  • 400-8733778
  • 15815880318
  • 影视拍摄制作
  • 三维数字动画
  • 网站系统开发
  • 场景交互H5
创意策划

懂得“定位”“冲突”“切割”之类的玩意,
更懂实际过程中营销落地的影像关键,
可以设计热血铿锵的营销套路;
也讲得出触动情感的品牌故事。

品质呈现

美感+技术,想象力+执行力的合成机油发动机,
把客户作品推向行业标杆顶端。

拍摄 剪辑 设计 程序

把每一个点做极致,做彻底!
全自主完成,品质完整把控!
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全网营销

拥有200多个网络媒体、行业公众大号
帮助视频内容精准覆盖群体、传播裂变。

八毫米传媒科技(广州)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
是一家以专业视觉制作服务为基础,提供影片创意、极致制作,传播一体服务的视觉传媒公司。
公司在华南8个城市设立分支机构,
提供企业宣传片策划拍摄制作、短视频拍摄运营、产品三维动画、场景H5、网站系统建设制作。

8

8年专业历程

100

助力100多个品牌

34

获得奖项30个

2000 +

超过2000多次服务经验

  • 企业宣传片
  • 产品宣传片
  • 三维动画
  • 短视频
  • 微电影
  • 广告片
视频营销

八毫米熟悉不同流量战场的不同打法,
让视频内容价值升级,在流量口引爆和即时销售成交!

点击了解
点击了解
家具
家电
汽车
门窗
卫浴
机械
能源
加工
智能装备
更多制作行业

主创团队

Start-up

张淇

视觉创意 导演

李高毅

营销总监

冼炜光

导演 制片人

陈润风

技术总监

公司资讯

Company Information

短视频赛道“蝶变”

相较于传统的文字阅读,短视频的娱乐性和可观性大大提升,以UGC(用户生成内容)模式建构的个性化表达,也促使用户更乐于分享自己及身边的趣事。随着5G时代来临,新一代技术将会为短视频提供更强有力的支撑,短视频的受众面有望进一步扩大。与此同时,短视频所承载的价值意义也被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新媒体“向上”从短到长去年以来,短视频变长成为一个明显的发展趋势。2019年5月,抖音宣布“1分钟视频”发布权限将全面放开。从最长15秒到1分钟,短视频正在变长。同时,针对Vlog创作者的“Vlog10亿流量扶持计划”也同步上线,抖音将针对优秀作品和创作者,给予流量扶持、抖音Vlogger(Vlog创作者)认证等奖励。作为短视频平台阵营中的“两超”之一的快手,也放开了10分钟视频的上传权限。面对超过2亿的日活用户,快手在不断发掘他们对于超过1分钟时长视频的需求,比如推出“快手长Vlog”运营活动。另外,快手还在综艺、影视、纪录片等方向进行着相应的探索。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不少长视频平台也将目光聚焦到了短视频这个领域。“短视频是当下人们每天都会接触的一种媒体形式,也是爱奇艺的一个重要的战略方向。”爱奇艺研究院院长葛承志介绍,爱奇艺极速版App每天有超过3000万用户,。观看短视频,“和很多传统电视媒体一样,我们会用长视频的优势,带动短视频加速发展。”“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实现用户注意力资源最大化这一目标,传统视频网站向短视频内容渗透,以及短视频应用进军更长的视频形式,就成为一种必然。”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计算传播研究所主任刘庆振表示。刘庆振认为,今天的抖音已经凭借短视频这个概念,快速确立了自己的用户规模和市场地位,接下来它要做的就是不断地稳固自己的市场地位,并从点、线向面、体发展,向生态进化。“它不会受制于15秒或者60秒的时长限制,15分钟也好,甚至150分钟也罢,限制的打破是迟早的事情。事实上,在它平台上的用户也有着同样的需求,他们早已对竖屏剧、互动剧、微综艺、Vlog等各种类型的短视频跃跃欲试。总有一天,你还会看到那些半专业或者非专业的抖音用户创作的剧集、纪录片乃至电影。”从宽到窄视知传媒创始人及CEO马昌博认为,短视频会成为基本的内容颗粒,进而构建属于自己的大生态。在这种情况下,垂类内容将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内容本身是走向服务的,只有领域够垂直,才更容易向服务层面转化。”马昌博认为,内容只有足够垂直,才会延展出相应的服务,进而产生商业价值。不论是科学、汽车、母婴还是其他领域,内容能够给这个领域的产业带来服务,这种服务可能是获得信任,推广产品,也可能只是提高用户的互动性。“举个例子,对于母婴类垂直领域,观众不仅会通过短视频买奶粉,也在消费跟母婴相关的知识。一旦用户对品牌或产品建立信任,就有可能激发出他的持续购买力。这种深耕垂直领域的做法,很大程度上是企业专家化。”湖南卫视知名主持人张丹丹是母婴垂直类节目变现的一个典型案例,她在抖音上为孩子推荐绘本和书籍,有时一条视频可以卖出五六万本,这相当于一个很大的书店的储货量。“内容的本质是服务。不管是长视频还是短视频,只有通过内容去做好服务性产品,才会有长远的价值。”马昌博说。从娱乐到公益“到2020年,短视频行业的日活跃用户总数将达到10亿。”去年8月,抖音总裁张楠在抖音首届创作者大会上阐释了短视频蕴含的价值。他表示,短视频和抖音带来的,是视频创作、分发门槛的大幅度降低,是信息的更快流动和连接,是一种信息普惠的价值。“每个用户在抖音上留下的每个视频,都会成为历史的底本,最终汇集成人类文明的‘视频版百科全书’。这也许就是抖音和短视频存在的最大的意义。”张楠认为,对于用户来说,短视频首先是记录和表达的价值。视频内容跨越时间和空间,把人们连接在了一起。其次,用户还能通过抖音获取有价值的信息。短视频作为一个帮用户传递信息的工具,在知识创作与传播上同样有巨大价值。凭借独特的传播形式,短视频正在试图打破知识传播和接受的固有壁垒,拓展知识的边界。字节跳动平台责任研究中心联合抖音正式发布的《科普创作者图鉴》显示,截至2019年6月,抖音平台上粉丝数超过1万的科普创作者有5304位,半年内增长近767%。去年9月9日,抖音联合中国科普研究所、字节跳动平台责任研究中心推出“DOU知计划”2.0。发布会上,抖音宣布优先将知识创作者纳入“创作者成长计划”,从平台资源、创作者培训和商业变现等维度服务创作者。中国科普研究所副所长王玉平认为,“抖音已逐步成为知识内容创作和传播的重要工具,成为课堂教育和书本学习的有益补充。”对于变革知识创作与传播方式、助推“全民学习”时代的到来具有重大的积极意义。“再进一步,我们还希望抖音能持续为社会创造价值。”今年,抖音启动了“山里都是好风光”活动,帮助贫困地区推广旅游产业。2019年4月16日,抖音正式宣布推出“非遗合伙人”计划。该计划将通过加强流量扶持、提高变现能力、打造非遗开放平台及开展城市合作等方式,全方位助力非遗传播。截至当月,1372项国家级非遗代表项目中,有1214项在抖音上有相关内容的传播,覆盖率超过88%。这1214项国家级非遗内容,在抖音上共产生了超过2400万条视频和超过1065亿次播放。传统媒体“向下”据CSM统计,凭借在短视频内容领域的资源与生产优势,传统媒体成就了一批知名高流量短视频账号。总体来看,新闻短视频是破局先锋,也是流量贡献的主体;综艺类短视频背靠电视端品牌节目吸引粉丝关注;其他自办栏目短视频虽身处行业深耕垂直内容的风口,但缺少品牌账号,原创性深度内容开发不足。央视频闪亮登场2019年11月20日,央视频上线,这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打造的中国首个国家级5G新媒体平台。“央视频”上线一个小时内新增用户7万多,也给整个广电生态带来了一些思考和变化。据中央总台视听新媒体中心副召集人杨继红介绍,央视频此次是有备而来。央视频是一个聚合创新平台,通过聚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资源、社会资源、拍客与创客资源,释放传播价值。目前,央视频已经准备了96万条媒资,成品视频75万条,每天新增视频5000多条,31万个个性化标签。此外,央视频还聚合了全国账号2366个,聚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账号886个,聚合台外账号1681个。杨继红介绍,与其他短视频平台相比,“央视频”有三大特色:在产品定位上,“央视频”致力于打造有品质的视频社交媒体,打破传统单一的发布模式;在形态上,“央视频”以短视频为主,兼顾长视频和移动直播;在内容上,“央视频”聚焦泛文体、泛资讯、泛知识等三大品类,B端(“央视频号”)服务于创作者,C端(央视频客户端)服务于用户。“以账号体系为内容聚合逻辑,连接撬动总台长期积累沉淀的优质资源和各类社会头部创作力量,以开放共建的姿态实现优质社会资源整合,共同打造总台的新媒体新平台。”杨继红介绍,“央视频”是一个5G新媒体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我们要做的是‘视频森林’‘账号森林’”。具体而言,每一个在央视频注册的台内号、政务号、媒体号、机构号、县级号、达人号、自媒体号,都将成为总台新媒体平台的内容来源,最终所有账号共同搭建完成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媒体内容森林的生态系统。打个比方,所有入驻央视频的账号都是一棵树,而央视频则是供给养分的土壤和河流,两者互相支撑,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未来,央视频的触角会延展至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各个频道和栏目,乃至每一个主持人和记者,同时将整合外部资源,例如行业机构、名人专家等。杨继红介绍,现在,央视频正在加大视频工具的创新力度,比如4K电视投屏,AI算法、视频搜索引擎、云剪辑,移动直播和慢直播工具。“只有做工具,才能有人来用你,才能引来大量的用户。做工具者得用户,得用户者得交互;做交互者得上行流量,得上行流量者得天下。只有这样,央视频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我们视频”强势崛起据CSM统计,广电媒体入场短视频时多以新闻内容为起点。目前,在更的省级电视台新闻资讯类短视频账号近460个,在多平台分发策略下,在抖音、今日头条、腾讯新闻等九个平台上,可看到1300多个省级台新闻资讯类短视频账号。目前,已经有一批新闻账号脱颖而出,成为短视频领域的新闻内容品牌,如上海广播电视台的“看看新闻Knews”“全球眼News”及“正能量News”,江苏广电总台的“荔枝”系及“江苏新闻”、浙江广播电视集团的“1818黄金眼”等。据新京报副总编辑“我们视频”总经理王爱军介绍,“我们视频”目前有160多人的大团队,每天生产超过一百条新闻短视频,两个亿的流量。除了直播和短视频外,“我们视频”今年重点做了关于小视频产品的快速尝试,每个视频只有十几秒钟。投放市场后,反应非常热烈。王爱军认为,新闻下沉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传播地域下沉,向低线城市发展,三、四、五线城市用户的增速非常明显。第二,内容下沉。一些在文图时代被新闻人所忽略的内容开始逐渐进入新闻视野,以暖新闻为代表的传播价值被重视。第三,制作机构在下沉,更多的区县级融媒体中心已加入到短视频的制作中来。短视频的制作逻辑和电视内容完全不同,因此对于内容人来说,也需要时间来适应。“以前很多的新闻类视频,前面都设有主持人介绍,但在这个时代,用户很难接受一段视频前面有30秒或1分钟的内容介绍。”腾讯新闻短视频运营中心品类运营负责人蒋翔认为,在传播工具移动化过程中,用户的碎片化消费成为主流,使内容发展趋势更倾向于短平快,表现形式也呈现出快速消费、简短阅读等特点。对于传统媒体来说,更需要建立平台视角下的短视频内容产品思维。“短视频也使得整个内容行业生态遭遇了快速重构,比如生产流程,以前做内容需要约稿、编辑部审校等程序,现在很多内容生产是UGC用户或PGC(专业生产内容)用户直接自己上传,这导致整个生产组织形式的重构。以前的热点内容,可能更多是专业化媒体打阵地战产生的,现在很多爆款新闻则可能是从UGC用户手机中流传出来的。”随着生产形式和生产流程发生变化,互联网时代对内容定义的标准也发生了变化。湖南卫视主持人、制作人张丹丹担心的是,不少主流媒体人存在精英主义思维,习惯否定民间智慧的合理性,“大家都认为正规军进场是好事,我们制作精良,设备高级,而且都经过专业培训。但是,任何一个新生事物,如果时间点没有踩准,就会事倍功半。今天用户用指尖划走一个短视频的速度,可能比按遥控器还要快。所以如果我们不能解除自大的障碍,不认真研究新的媒介并找到它的规律和未来的发展方向,一样很危险。”“如何做好新媒体内容?我认为只有两个字:放下。学会放下,回归人本身,和受众更好地交流,媒体号会越做越好。”夏江表示。深度融合,共创价值资源互补“有人说,快手是一家‘贴地爬行’的公司,但作为一个日活超过2亿的平台,我们希望可以贡献更多维度的价值。”快手媒体合作中心副总经理夏江介绍,在媒体融合的大方向之下,快手也在加快跟主流媒体的融合探索。2019年7月,在第一届“快UP·融媒大会”大会上,快手副总裁余敬中发布了“快UP计划”,针对主流机构媒体提出了“两条腿走路”的策略:一是探索一条提升主流媒体传播影响力的路径,为主流媒体落地快手平台提供系列解决方案,并帮助主流媒体在小屏端取得更好的传播影响力;二是全面打通媒体号的商业化变现路径,推动媒体号在广告、电商、知识付费等方向进行更多尝试。“如果媒体号有了影响力但不能变现,融合的落地效果也会受到影响。”夏江表示,入驻快手的媒体号已经超过2000家,每天有超过3000万人在快手平台消费媒体生产的内容。“老百姓在哪里,主流舆论的声音就到哪里。”夏江介绍,快手在对媒体号的内容扶持上,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帮助主流媒体,比如电视台的频道、栏目等优质内容,尽快入驻快手平台;第二是帮助主流媒体里优秀的主持人、记者,延续他们在短视频平台的影响力。此外,快手也在尝试利用广告、电商、知识付费等模式,推进媒体号更快打通商业化道路。比如,新京报“我们视频”通过贴片广告已经实现超过40万元的收入。东莞宣传片制作   

more>>

大众化生产 即时化传播:知识短视频 科普更走心

“玩骨头的卢老师”卢静把吃过的鱼头、黄焖鸡、北京烤鸭的骨头,拼成整幅骨架,产生一种“古生物博物馆既视感”。“泥石流”教授戴建业眉飞色舞地讲着李白、杜甫、高适携手游名山、访仙人、炼神丹的故事,把盛唐时光重现。只出声不露面的宫殿君,带着大家游览紫禁城的各个角落,引经据典地讲述故宫的冷知识、小趣事。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发展,涌现出越来越多分享知识、传播知识的内容创作者。他们是拥有知识、热爱分享、熟谙技巧的科普达人。这些优质的内容供给,满足并创造了巨大的知识需求。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执行院长胡百精教授认为,短视频平台的兴起,推动知识的生产环节从精英拓展至大众,在让知识更具人格化、场景化的同时,也让知识的普惠、知识的提升、知识的分享和共创成为可能。小而精让知识普惠接近现实“唐玄宗把李白放出了宫廷,就是给他一笔钱,让他滚蛋:你不是当宰相的料。李白从长安到了洛阳,杜甫是李白的粉丝,慕名求见。李白赏脸让他见了一面,见了以后,他对李白佩服死了。不知是李白牛皮吹得好,还是风度迷人,反正杜甫听了他的话,就跟着大哥一起从河南洛阳出发,到河北、山东。干什么?找仙人、采仙草、炼仙丹,半路上又遇上高适……”这便是发生在公元744年,被闻一多称为中国文坛日月相会,唯有孔子见老子可与之媲美的故事。尽管听起来似乎不太正式,但这番话绝非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戴建业的杜撰,李、杜、高三人求仙修道的经历,在杜甫的几首诗作中均有体现。戴建业感叹,那真是一代浪漫的人。这段讲课视频被放上抖音时,戴建业还不知道后者是什么。一年多以后,他成为被称为泥石流的网红教授,抖音号拥有近400万粉丝,上千万点赞。生活在合肥的“珍大户”,则是一名有着近10年金融工作经历的律师。她在业余时间利用短视频给网友们科普经济学常识。“珍大户”发现,大众的求知欲很强,但很多人没有机会接受经济学教育,缺乏对财富的基础认知,对于风险和收益没有概念。如果大众可以多了解一些经济学常识,可能就能避免一些损失。有网友在她发布的短视频下留言:“幸亏看到了你讲庞氏骗局那段才没有被忽悠,身边的朋友在某理财平台压了几十万元。”在短视频时代,知识层次多元共生,既有权威的科学理论,也有生活小窍门、职场办公技巧,以满足不同受众的不同知识需求。知识的分享者不一定是高高在上的专家学者,还可能是熟悉自身领域的生活达人。相较于传统的图文形式,短视频传播知识具备四大特性:知识传播的即时化、知识呈现的人格化、隐形知识的显性化、复杂知识的通俗化。中国科学报社社长、总编辑赵彦表示,一条15秒至1分钟的短视频,浓缩了平日里的严肃知识,以更加显像化的形式传递给受众,一改知识艰深枯燥的外貌,拉近了大众与文化知识之间的距离。以短视频为纽带的知识分享和链接,在拓宽知识边界的同时,也让知识普惠接近现实。推动互联网内容行业价值转向在知识创作者看来,短视频已成为他们传播知识、交流知识的首要工具。本职工作是四川省广元中学一名化学老师的向波表示,原本自己一堂课只能影响到教室里的四五十名学生,“但现在我是600多万粉丝共同的老师。用好传播工具,能够消弭知识传播的时空壁垒,点亮更多人对于化学的热情。”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副研究员卢静觉得,在短视频上做科普是一种“全新的奇妙体验”。在此之前,她没有预想过移动互联网平台可以向她这样的严肃知识创作者和内容倾斜资源,短视频让自己找到了一条与世界进行知识分享的超级链接,“粉丝”的反馈也成为了自己坚持做科普的动力,“感觉短视频让在互联网上做知识的路子越来越宽了”。人们最初使用短视频软件的目的多是娱乐休闲,但在高度碎片化、娱乐化的观看环境中,时间久了,很容易产生空虚感和审美疲劳。知识类内容的出现,像一股清流,可以填补人们内心的空白。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晓红指出,随着一些互联网平台相继推出了服务知识传播的举措,“知识内容在互联网行业获得了空前的关注度。这种趋势体现了互联网内容在从以往的单一娱乐化向知识化升级,可以说,短视频平台带动了互联网内容行业的价值转向”。对于用户而言,短视频打破了知识摄入原有的时空限制,让人们能够利用业余时间,随时随地学习。同时,短视频将知识以简洁清晰的知识点形式呈现,点燃用户进一步深度学习的兴趣。于是,一方面,短视频降低了知识接收的门槛和难度,调动了大众创作与传播知识的热情,实现共创;另一方面,短视频以社交为纽带,打破了知识传播的壁垒,让知识触达更多人群,实现共享。为知识内容创作提供更好环境“信息创造价值,在信息创造的诸多价值中,尤以知识传播的价值最为高远。”字节跳动副总裁张羽认为,对知识内容的持续投入,将有利于整个互联网内容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作为一个平台或技术,如果优质的内容不去占领,那么有害的内容就会去占领。”戴建业说,“短视频既有画面又有声音,还可以加上文字,肯定是一种非常好的传播途径。算法和流量告诉我们,哪类文章和视频最受欢迎,哪类人群喜欢哪类知识,这不仅使作者可以精准地‘量身定制’,也使网络可以定时定量地‘送货上门’,深刻地左右了知识生产,那些受人欢迎的知识会大量炮制出来,而受人冷落的知识就无从产生。”戴建业的观点正在被实践所验证。日前在北京举办的“2019DOU知创作者大会”上,张羽介绍,截至2019年12月2日,抖音上粉丝过万的知识内容创作者数量已超过7.4万名,累计创作了1985万条优质知识短视频,累计播放量超过了1.9万亿;每一条知识短视频,触达了近10万人次。目前,各大短视频平台都构建了专属的内容池,侧重为青少年提供课程教学、书法绘画、亲子教育、人文历史、传统文化、手工制作、自然科普等寓教于乐的优质内容。如快手发起的知识标签专区“百科全书”、抖音联合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等单位发起的“DOU知计划”“非遗合伙人计划”等。但是目前这些内容的总体占比仍较低,总量仍然不足,未来仍然需要各个短视频平台持续发力,为知识内容创作提供更好环境、更多支持。此外,对于短视频学习碎片化的观点,北京交通大学国家级物理实验教学示范中心教师陈征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短视频确实无法达到系统授课的效果,也不能培养出专业人士,但是起码能做到一点,那就是打开一扇门。我是教物理的,我的目标是通过这些碎片化的拼图,把一些基本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展示给受众,尤其是青少年。当他们收集了足够多‘碎片’时,就掌握了它们内在的联系,也就能拼出一个完整的世界图景。”东莞宣传片制作   东莞视频制作   东莞三维视频制作   东莞视频拍摄   东莞宣传片拍摄

more>>

短视频进入瓶颈期,主流媒体该如何发力?

新闻的产生和发展,永远都是“内容为王”,变化的只是方式和方法(工具)。2019年浙江“两会”期间,浙江在线从一开始就策划了以短视频为呈现方式的视频新闻采访模式,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读者能更多利用碎片时间阅读“两会”故事,了解“两会”为民生福祉所带来的种种利好。在实际操作中,我们以生产优质内容为基础,策划了《“最多跑一次”改革没有局外人》短视频系列报道。报道找准新闻切口,以小见大,讲好浙江好故事,把“有意义”的事情讲得“有意思”,并把原先3到5分钟左右的视频新闻压缩到30秒到60秒左右,在内容呈现方式上,我们通过采用精炼的短句来替代大段的描述。短视频的呈现方式很好地符合了当代受众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亲历者生动的表述也使读者产生共鸣。这组报道在社交媒体上广为传播,在“入眼入耳”的基础上,达到“入脑入心”的传播效果。因此,用好短视频,能让主流媒体更加做好主题宣传报道。2掌握新媒体传播规律  强化核心竞争力  5G等新技术的更新迭代,不断激励我们突破固有思维、技术、手段,去实现真正的创新,但正如上面提到的,我们必须清楚,新闻的产生和发展,永远都是“内容为王”。党媒融合发展正在向纵深推进,与此同时,党媒在新技术、新渠道、新手段等方面面临的竞争压力持续加大,浙江在线也不例外。今年是浙江在线新闻网站成立二十周年,我们对官网首页进行了改版,在新版首页中,“短视频”版块被放到了更显眼的位置,旨在把短视频新闻作为主要生产力,用优质内容引导人、凝聚人、鼓舞人,把正能量传递给更多的读者。掌握新媒体传播规律。在过去3年左右的媒体融合过程中,浙江在线已经和人民日报客户端、澎湃新闻等一起实现了“早起步”,但随着“途中跑”的到来,当融合投入巨大,但盈利、变现遥遥无期,如何能把先前的优势变成长期的优势?我们认为,这不但要借助内容的优势,更要懂得新媒体传播规律。案例今年3月22日,浙江省教育大会在杭州举行,我们在发布短视频新闻的同时,以快节奏剪辑的呈现方式,把对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浙江工业大学校长李小年、杭州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金波等领导采访中的经典语录浓缩在10秒视频中,制作了一组便于在朋友圈传播的10秒短视频产品。发展UGC队伍,做好综合类视频新闻。短视频的兴起更多得益于自媒体的发展。然而,在短短几年的发展后,短视频的发展进入了瓶颈,内容同质化严重,用户已经出现了审美疲劳,加上创作处于松散状态,缺乏持续生产的意识、能力和机制。这一切给了主流媒体参与短视频的契机,拥有专业、人才优势,擅长传播正能量的主流媒体,优势更加明显。“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正如诗人杨万里所言,媒体融合是一个需要不断攀登的漫长旅程。随着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VR/AR等新兴技术的发展,给媒体融合注入了新的动能,使产品内容、产品形式更加多样化,但新的媒体格局和生态环境也对新闻队伍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未来我们将加强培养具有全媒体技能的新型人才,加强对新技术的学习,紧跟时代,实现主题宣传效果的最大化和最优化。

more>>